<span id="5lh3x"><span id="5lh3x"><video id="5lh3x"></video></span></span>
    <span id="5lh3x"><span id="5lh3x"><track id="5lh3x"></track></span></span>
    <noframes id="5lh3x">

        <span id="5lh3x"><th id="5lh3x"><th id="5lh3x"></th></th></span>

        <span id="5lh3x"><pre id="5lh3x"></pre></span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5lh3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《入朝洛堤步月》上官儀唐詩鑒賞

          【作品介紹】

            《入朝洛堤步月》是唐高宗朝宰相上官儀在洛陽皇城外等候朝見時創作的一首短詩。此詩通過描寫作者經過洛水河堤時的見聞觀感,充分表現了作者的顯揚得意之情。全詩精于籌劃,巧于抉擇,各種自然景觀巧妙組合,氣度從容,藝術上極見功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  入朝洛堤步月⑴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脈脈廣川流⑵,驅馬歷長洲⑶。

          鵲飛山月曙⑷,蟬噪野風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【注釋】

          ⑴洛堤:東都洛陽皇城外百官候朝處,因臨洛水而名。

          ⑵脈脈:原意指凝視的樣子,此處用以形容水流的悠遠綿長狀。廣川:洛水。

          ⑶歷:經過。長洲:指洛堤。洛堤是官道,路面鋪沙,以便車馬通行,故喻稱“長洲”。

          ⑷曙:明亮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【白話譯文】

          寬廣的洛水悠遠安詳地流向遠方,我氣定神閑地驅馬走在洛河長堤。

          烏鵲在月落將曙之際不時地飛過,初秋寒蟬在野外晨風中嘶聲噪鳴?! ?/p>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【創作背景】

            劉餗《隋唐嘉話》載,唐高宗“承貞觀之后,天下無事。(上官)儀獨持國政。嘗凌晨入朝,巡洛水堤,步月徐轡”,即興吟詠了這首詩。當時一起等候入朝的官僚們,覺得“音韻清亮”,“望之猶神仙焉”??梢姶嗽娛巧瞎賰x任宰相時所作,大約在龍朔(唐高宗年號,661—663)年間。當時,百官上早朝沒有待漏院可供休息,必須在破曉前趕到皇城外等候。東都洛陽的皇城,傍洛水,城門外是天津橋。唐代宮禁森嚴,天津橋入夜鎖閉,斷絕交通,到天明才開鎖放行。因此上早朝的百官都在橋下洛堤上隔水等候放行入宮,宰相也須如此。不過宰相畢竟是百官之首,雖然一例等候洛堤,但氣派自非他官可比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【賞析】

            這首詩是寫作者在東都洛陽皇城外等候入宮朝見時的情懷。

            詩的前二句寫驅馬沿洛堤來到皇城外等候。首句不僅以洛水即景起頭,寫洛水含情不語地流淌著;更是化用《古詩十九首·迢迢牽牛星》“盈盈一水間,脈脈不得語”,以男女喻君臣,透露皇帝對自己的信任,傳達承恩得意的神氣。因而接著寫驅馬洛堤,以一個“歷”字,表現出一種心意悠然、鎮定自若的風度。

            后二句是即景抒懷。這是秋天的一個清晨,曙光微明,月掛西山,宿鳥出林,寒蟬嘶鳴,野外晨風吹來,秋意更盛。第三句寫凌晨,化用了曹操《短歌行》:“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,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。山不厭高,海不厭深,周公吐哺,天下歸心。”原意是借夜景以憂慮天下士人不安,要禮賢下士以攬人心。這里取其意而謂曙光已見,鵲飛報喜,表現出天下太平景象,又流露著自己執政治世的氣魄。末句寫秋意,用了陳朝張正見《賦得寒樹晚蟬疏》:“寒蟬噪楊柳,朔吹犯梧桐。……還因搖落處,寂寞盡秋風。”原意諷喻寒士失意不平,這里借以暗示在野失意者的不平之鳴,為這太平盛世帶來噪音,而令這位宰相略有不安,稍露不悅。

            這首詩是上官儀得意時的精心之作。它的意境和情調都不算很高,字里行間充溢著顯揚之氣,流露出作者春風得意,倨傲、自榮的情態,真實地為這類得勢當權的宮廷文人留下一幅生動寫照。從藝術上看,這寥寥二十字,不只是“音韻清亮”,諧律上口,而且巧于構思,善于用事,精心修辭,使得意洋洋的神情畢現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【作者介紹】

            上官儀(約608—664),唐代大臣、詩人。字游韶,陜州陜縣(今屬河南)人。貞觀(627—649)進士。官弘文館學士、西臺侍郎等職。永徽(650—655)時,見惡于武則天,麟德(664—665)時又被告發與廢太子忠通謀,下獄死,籍其家。詩多應制、奉和之作,婉媚工整,時稱“上官體”。又歸納六朝以來詩歌中對仗方法,提出“六對”“八對”之說,對律詩的形成頗有影響。原有集,已失傳。更多古詩詞賞析內容請關注“”()

          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(或整理自網絡),原作者已無法考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詩詞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          轉載請注明:原文鏈接 | http://www.147258a.com/zhishi/360.html

          熱門詩詞

          熱門名句

          朝代詩人

          熱門成語

         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色啪,精品国产久线观看视频,一女大战7根黑,BBWBBW欧美肥妇